||站点导航
朱赢椿谈做设计 听从内心顺其自然
[ 发布时间:2014-02-17 09:01 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朱赢椿

 
肥肉

 
空度

 
蜗牛慢吞吞

平如美棠

    临近春节前的一个午后,南京书衣坊工作室。沐浴着普洱茶的氤氲,摆弄身旁的花草,给晒太阳的猫咪拍照……这是“中国最美的书”得主常客,书籍设计师朱赢椿工作的一部分。于他,生活也是一种工作,设计,正是从生活中来。记者进行采访的间隙,在电话彼端也能感受到朱赢椿所传递出的闲适气息。

    转身

    摆脱枯燥的教辅设计

    一头飘逸的中长发,喜欢休闲打扮,仅仅从外表来看,朱赢椿就是属于文艺范的。在看过他设计的书之后你会发现,朱赢椿不仅是文艺的,还是先锋的。

    书籍设计,特别是书的封面设计,像极了一本书的衣裳,正如明星们与众不同的华服一般,朱赢椿给图书们打造的“衣服”,每件都不走寻常路。但1995年大学毕业后,在“书衣坊”成立前,在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工作的朱赢椿只能循规蹈矩地做着一些教辅类图书的设计,“这些设计没有生命力,感觉被束缚着,一点都不好玩。”他想做一些好玩的,可以留存下来的人文社科类图书。

    2004年,朱赢椿的书衣坊工作室成立,10年时间,由他设计的书已获得2次“世界最美的书”称号,即《不裁》与《蚁呓》,以及14次“中国最美的书”称号,如读者熟悉的《空度》、《平如美棠》、《不哭》、《一个一个人》等。朱赢椿笑称甚至担心读者会对自己审美疲劳,“大家可能会说,怎么‘最美的书’又是这个人得的?”

    成绩

    读者冲着他的设计买书

    《不裁》是朱赢椿在工作室成立之初做的一本书,帮他的朋友古十九将博客文章集结为书。这本书在设计上采用毛边纸,边缘保留纸的原始质感,没有裁切过,内页有很多呈现封闭的状态。书的扉页上有一把纸做的小刀,读者可以边读边裁。“这是一本实验性的书,就是要让读者有一种阅读方式的改变。” 朱赢椿介绍,这本书被评为2007年度“世界最美的书”,如今已经加印了9次。记者在网上浏览发现,许多读者都是冲着设计去买这本书的,有网友开玩笑说:“这本书的内容只是形式的陪衬。”

    朱赢椿设计生涯中还有一本重要的书,那就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德国委员会评为2008年度“世界最美图书特别制作奖”的《蚁呓》,授奖辞中写道:“这本书以高雅的美取胜。它体现在高超的设计水准和极少的设计介入,以蚂蚁的角度切入,把蚂蚁的渺小和它与人类的相似性形象地表现出来。在这本书中,中国的传统元素和当下现代主题得到有趣的结合……”

    这本书洁白的封面上,印有5只小蚂蚁,仿若真的爬在上面。书的第一页是一片漆黑,只有一段文字 :“我是一只蚂蚁,你看不见我并非我的世界一片黑暗,只是因为我小得难以进入你的视线。”全书展现了蚂蚁在地面上、树枝上等各个地方的活动,将大片的空间留给了读者,用至简的方式,呈现了至臻的美。朱赢椿正是希望读者参与其中,“让大家看后在留白处写下自己的感想,从蚂蚁的世界反思人生。”

    刚刚过去的2013年有一本很火的书——《平如美棠》,其设计者也是朱赢椿。在做设计前,他专门与93岁的饶平如老先生见了一面,了解他的想法。呈现在大家面前的这本书,采用裸脊线装设计,封面是喜庆的大红色,上用毛笔字书写书名,书脊上还装饰有一块烫金的红绸布,“让整本书显得怀旧而又时尚。” 朱赢椿说老先生对设计非常满意,还专门写来信感谢,称赞朱赢椿“名不虚传”。

    理念

    找到感觉才会去做

    朱赢椿做设计没有固定的时间,可能是几天,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年。《蚁呓》一书用了两年多,而《平如美棠》则花了两个月。刚刚面市,集结了100多位名家的“肥肉记忆”、封面仅以一块肥肉示人的《肥肉》一书则耗费了五年时间,硬是把块“鲜肉”做成了“腌肉”。“设计要看感觉,我必须找到感觉才会去做。所以我们不接急活。”这便是朱赢椿的设计理念,听从内心、顺其自然。

    设计作品多次获奖,朱赢椿如今对此已不太关注了,“它并不是我做事情的动力。”在他看来,一本美的书是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好的设计是让读者快速进入阅读,而非忽略阅读。朱赢椿认为书的设计可以文质彬彬,也可以充满实验、先锋意味,“我喜欢变化,总想着会有什么样的可能性、独特性,让每本书都不落俗套。”

    在如今电子阅读风靡的时代,朱赢椿希望经过精心的设计,让读者更多地关注纸质书,“但不需要刻意去呼吁,只要做得好,大家自然就会喜欢。”

    生活

    种花种草养动物 传递“慢生活”

    朱赢椿把书玩出了许多名堂,在生活中,他也是很喜欢玩的人。朱赢椿任设计总监的书衣坊工作室,就是一个独到的玩场。工作室就在南京师范大学内,是以前一个旧厂房改造的,周围有块空地,朱赢椿带领工作室的姑娘们种了油菜花、桃树等各种植物。工作室的工作也很随意,可以喝茶、吃东西……朱赢椿不会给员工们设定必须完成的工作量。他自己也是随心所欲,拍拍照,捡捡枯树枝,逗逗猫,“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太快了,我想让它慢下来,回到正常的节奏和轨道,听从内心的感受、顺其自然。”

    《蚁呓》、《蜗牛慢吞吞》等书,都传递了朱赢椿“慢生活”的态度。《蜗牛慢吞吞》的主角是朱赢椿曾养过的一只蜗牛,他花了很长时间,静静观察蜗牛的生活,“蜗牛的缓慢和柔弱或许会让一些人鄙夷,却不知,在躁动不安的时代,缓慢可以帮助我们渐渐地达致宁静,在宁静中体悟生命的真谛。”

    朱赢椿还养过小蚂蚁、蝌蚪等,他借助动物的视角,向读者描绘生命的哲学,“他们很弱小,但与人很相似,比如蚂蚁,它们会互助,有强大的力量。”

    2012年,朱赢椿在云南西双版纳建了一个自己的工作室,每年冬天去那里画画,画那里的植物与昆虫。版纳生活相对缓慢的节奏让朱赢椿羡慕不已,“在那里生活,焦虑感都会少很多。”

    目前,他同时在做两本书,其一是关于昆虫与植物的书,“一定会有云南元素。”另外一本是以豆腐为主题的书,会涉及中国各个地方的豆腐。听记者介绍云南石屏的豆腐很好吃,朱赢椿兴奋地表示要去那里采风,把云南的豆腐融入书中。

    “届时,我们‘豆腐’与‘肥肉’的稿酬都会捐出来做公益,比如捐给云南贫困地区的孩子们。” 朱赢椿开心地说,“你看,玩设计、做图书,是件多么好玩的事情呀!”

    朱赢椿

    书籍设计师,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及南京书衣坊工作室设计总监。所设计图书曾数次被评为“中国最美的书”,其中《不裁》被评为2007年度“世界最美的书”,《蚁呓》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德国委员会评为2008年度“世界最美图书特别制作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