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阎崇年《努尔哈赤全传》出版:与他心灵相通50年
[ 发布时间:2014-02-24 11:12 来源:广州日报

    阎崇年:著名历史学家,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研究清史、满学,兼及北京史。

    新作《努尔哈赤全传》出版,阎崇年接受专访:

    日前,清史大家阎崇年的新作《努尔哈赤全传》(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本书再现了清朝开国皇帝努尔哈赤雄奇壮丽的一生和清朝开国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阎崇年从1963年开始研究清史,持续半个世纪,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努尔哈赤全传》作为一本脱胎于学术专著的通俗读物,保留了学术著作的注释体例,为读者留下可以探讨的空间。”

    努尔哈赤的三次磨难

    努尔哈赤是清代开国之主,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以13副甲胄起兵,不过百余兵马,经40多年艰苦经营,剪除强梁,一统辽东,为后代鹰扬天下打下雄厚基础。

    努尔哈赤出生在建州女真苏克素浒河部赫图阿拉的塔克世家庭,这个家庭在当时建州女真族中是一个中产之家。塔克世的正妻喜塔拉氏诞育三子一女:长子努尔哈赤,三子舒尔哈齐,四子雅尔哈齐和一个女儿。塔克世的继妻纳喇氏,只生育了第五子巴雅喇。塔克世的另一个妻子李佳氏,也养育了一个儿子,即第二子穆尔哈齐。

    努尔哈赤在青少年时期,曾先后受到三次大的磨难:童年丧母亲、少年处异乡、青年时其祖父和父亲死于兵火。

    努尔哈赤十岁时生母故去,继母纳喇氏苛待他。《满洲实录》记载:“汗十岁时丧母。继母妒之,父惑于继母言,遂分居,年已十九矣,家产所予独薄。”《满文老档》记载:“英明汗自幼贫苦。”他在青少年时期经常参加劳动。在三月至五月、七月至十月的采集季节里,努尔哈赤同伙伴们一起进入莽莽的林海,搭棚栖居,白天采集,夜晚棚宿。挖人参、采松子,摘榛子、拾蘑菇,赶抚顺马市贸易,用赚来的钱维持或贴补生活。这一时期因参加劳动,接触部民,对他日后的政治生涯有着很大的影响。

    努尔哈赤青少年时期受到第二次大的磨难,是他在明军攻破建州女真王杲寨后,到了辽东总兵李成梁帐下。努尔哈赤青少年时期受到第三次大的磨难,是他的祖父觉昌安和父亲塔克世,在明军攻阿台的古勒寨时,死于兵火。这是他以父祖“十三副遗甲”含恨起兵的直接原因。

    著名书评人唐山表示,“梳理这样一位传奇人物的生命历程却非易事,因相关记载混乱,彼此矛盾,详略失当,很多地方甚至几乎是空白,至于溢美、抹黑、造假之处,比比皆是,从中判断取舍,工作量堪称浩大。”

    成于“四合”:天合、地合、人合、己合

    对于努尔哈赤一生事业的成功,阎崇年评价道:“努尔哈赤成功的一个前提是苦难生活的磨砺,而更关键的因素在于他实现了‘四合’——天合、地合、人合、己合。”

    努尔哈赤要报祖、父之仇,杀尼堪外兰,需组成一支队伍。他巧妙地把对尼堪外兰不满的人拉到自己一边,共同反抗尼堪外兰。万历十一年(1583)五月,努尔哈赤借报祖、父之仇为名,以塔克世“遗甲十三副”,率兵百余人,向尼堪外兰的驻地图伦城发动进攻。是役,打败尼堪外兰,攻克图伦城,时年25岁。从此,崭露头角的努尔哈赤,采取“顺者以德服,逆者以兵临”的策略,揭开了统一建州女真各部战争的帷幕。

    还原历史 启示现实

    在客观还原历史的细节之外,《努尔哈赤全传》还特别注重历史对现实的启示。“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在每一次重大事件或战役之后,都有对成败得失的分析,如萨尔浒大战最后,阎崇年总结道:“明军在萨尔浒之战中所以失败,主要由于政治腐败、军事废弛、帅将不和、指挥失算。”

    阎崇年评价道:“所有愿意做点事情、能够去做事情、并想做成事情的人,都可以从努尔哈赤的人生历程中,得到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

    在奠定东北版图的过程中,努尔哈赤对海西四部,特别是对叶赫部的征服,对整个清朝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努尔哈赤征服叶赫,叶赫贝勒虽死,但叶赫部民却成了努尔哈赤的臣民,叶赫那拉氏也成为满族八大姓之一。其中不乏左右各朝政治的名臣,也不乏给诸帝吹枕头风的大小妃嫔,而慈禧太后叶赫那拉氏更是统治了中国近半个世纪,以至于后世有“成也叶赫,败也叶赫”、“灭建州者必叶赫”的传说故事。此外,努尔哈赤联姻蒙古的国策对有清一代的影响也不容忽视——这一政策的直接结果就是博尔济吉特氏影响了清初五朝四帝的政治,其中以孝庄文皇后为著。

    对话阎崇年:

    “我与努尔哈赤心灵相通50年”

    广州日报:您的新作《努尔哈赤全传》很引人注目,作为一个重要历史人物的传记,在创作过程中与其他传记有何不同?

    阎崇年:与大部分传记作品主要讲述传主本身的事迹不同,《努尔哈赤全传》不仅将努尔哈赤的传奇经历一一呈现,而且站在历史发展的宏观视角,侧重讲解努尔哈赤对于整个清朝,乃至整个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的影响。

    广州日报:您提出康乾盛世的因种下了后来清朝迅速灭亡的果,能否详细给读者解读一下?

    阎崇年:是的,努尔哈赤既播下了“康乾盛世”的种子,也埋下了“光宣哀世”的基因。

    康乾的贡献之一是奠定了中华版图。而中华的北方版图,主要是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打下的,康乾只不过是守住了祖先的版图。康熙派八旗军从北京出发去雅克萨攻打俄国军队,最终把俄国军队打败了。八旗军“英雄尚武”的种子是努尔哈赤播下的。

    康乾的另一贡献是实行了多民族的统一政策。而清朝多民族统一政策不是康乾定下的,而是努尔哈赤定下的。那为何又说是努尔哈赤埋下了光宣哀世的基因呢?因为光绪、宣统的灭亡,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八旗制度的腐朽。

    八旗军占领北京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马圈地,造成了许多农民无地可种。占地之外他们还要占房,规定八旗住北京内城,内城百姓一律限期搬迁,这也是清初的一大暴政。

    广州日报:您研究努尔哈赤差不多已经半个世纪,为什么?

    阎崇年:我为何如此重视努尔哈赤?因为研究努尔哈赤有特殊的历史价值。我的成名,是因研究努尔哈赤。我与努尔哈赤心灵相通五十多年了。

    研究努尔哈赤这样重要的历史人物,我要求自己每一个人物,每一件史事,每一条分析,每一个论断,都要力求做到:文有征,言有据,不虚美,不隐恶,求真求是,科学缜密。这是我在2014年的第一本新书,我对这本新书充满期待,希望它给读者带来的不仅是历史知识,更是人生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