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中国人在梁庄
[ 发布时间:2014-02-24 16:02 来源:昆明日报-昆明信息港

    书里有很多我们熟知的农村现象,也有一些我不知道的。

    我无法理解那个强奸了老人并将其残忍杀害的高中少年到底是为何这么做,他的内心到底埋藏着怎样的一种力量让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是孤独、好奇,还是缺失的人性?

    作者在书中写到了他北漂的哥哥。我被她哥哥的经历所震惊了,迫害他哥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整天打着“为人民服务”口号的地方。纵使他哥哥为了谋生违法乱纪地去当黄牛,那也不意味着他可以被随意地贩卖给黑心窑厂被残忍的剥削。

    我记得曾今有一个老师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说过一个他自身的经历,他说他当时刚刚去北京教书,买了一套房子,他从老家请了熟识的人来帮他装修。有一天,那个兄弟出去买材料,因为由内而外都散发着一种农民工的气质,所以他就被公安带走了。如果不是那个老师及时发现,想必那位老乡也会被送去一些黑心窑厂当苦力吧!

    如果一个社会会让人们莫名其妙的消失,那么这种恐慌感应该会造成大动乱吧!纵使这种莫名的消失可能从某种程度上是由于通讯的不发达或是科技的落后,但是究其本质,还是社会与制度内部的腐朽。

    现代,城市之间,城乡之间人口都开始大了规模的流动,这种流动在带来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农村的劳务输出带来了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而流入城市的农民工也被一种无尽的孤独感所吞噬,他们的那种不归属、不存在感也许不是我们所能理解的。

    我的家乡在安徽宁国,经常听我妈妈说我们那边的农村人都很富有。这种富有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土特产的种植,二是政府征地所赔付的补偿金。

    今年大旱,听说南极的山核桃都旱死了,因为农民为了提高山核桃的产量,把山核桃周围的其他植物都砍掉了,所以一旦遇上大旱,土壤根本留不住水。现如今,政府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开始鼓励农民在主要的经济作物周围也要适当的留出一些空间给杂草。

    也许现实就是要在一次次教训中不断地进步吧,纵使我们知道生态与经济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也不愿一开始就主动去遵循那一套规律,人的本性就是如此,也许只有毁灭才能带来重生。

    作者最后提出了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有没有可能,农民不进入城市沦为贫民,在他们祖辈生活的地方,也能够过上幸福、团圆、现代的生活?”

    希望有一天,这种可能能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