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大众电影》停刊3年再复刊 万达注资全新改版
[ 发布时间:2014-03-13 17:11 来源:中国网

    

 
新科影帝廖凡登上新版《大众电影》封面。

   “从947万到3万再到76万”,一本杂志的命运

    1950年6月1日,《大众电影》在上海创刊。

    1962年,《大众电影》创办了“大众电影百花奖”,这是新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电影评奖。

    1966年6月,出完总第306期后,宣布停刊。

    1979年1月,杂志复刊,创刊号封面采用前苏联进口影片《团的儿子》中的小英雄凡尼亚。

    1980年,《大众电影》走向最辉煌的时期。单期杂志印量一度高达947万册。

    2011年5月,《大众电影》杂志社时任社长胡子光坦言,《大众电影》下滑到只有3万册。杂志面临停刊危机。

    2014年3月,万达集团“注血”《大众电影》,单期销量达76万册。

    万达集团注资《大众电影》

    2011年5月,曾给几代影迷留下美好记忆的经典老牌电影杂志《大众电影》,被爆现状堪忧,陷入“四无”境地:没有社长、主编、发行部和广告部。甚至还传出即将“停刊”的消息,引发一片唏嘘。曾多次担任该杂志“封面女郎”的著名影星刘晓庆也大发感慨,“不会吧!《大众电影》珍藏了我们那一代电影人的青春和记忆”。《大众电影》杂志的印量也从一度的单期947万册,下降到3万册。引发读者对《大众电影》命运的关注(本报曾报道)。3年过去了,这本已走过64年历程的《大众电影》,近日再次走进人们关注的视线。3月9日,《大众电影》全新改版记者会在北京召开,宣称万达集团介入,与中国电影家协会共同合办改版后的《大众电影》。于是,《大众电影》短短几个月重回读者视线,销量迅速跻身行业第一。

    成都零售商:买的人并不多

    记者近日来到蜀都大道与东顺城中街交汇处的报刊亭,报亭老板赵先生告诉记者,最新一期的《大众电影》还“在路上”,15号才能到。对于改版后《大众电影》,赵先生并不乐观,“买的人不多,我这个摊位每次就只进一本,有时候还卖不掉。”

    随后,记者来到成都万达国际影城,某工作人员表示,他知道《大众电影》改版的事情,但现在影城并未接到发售或者赠阅杂志的通知,“目前影城每次就只能收到十几本,都是内部员工自己看,还没有全面向观众推荐。”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五彩基金秘书长、前峨影厂美工张骏先生昨日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大众电影》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国最潮的杂志,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每期的封面都是当红女星,很多年轻人当时还根据明星照片,依葫芦画瓢地打扮自己,说它是中国时尚第一刊,不为过。”

    一顾倾人城那些年,“美人头”引时尚风潮

    我国第一本有“封面女郎”概念的杂志,首推《大众电影》。1979年1月20日,《大众电影》复刊,主编是著名编剧林杉,定价0.3元,印数50万册。二三十人挤在借来的三四间办公室里,分成影讯组、评论组、读者来信组、美编组,还有两个摄影记者,其中一个主要任务就是给女星拍生活照登封面。

    刚刚脱掉灰衣服蓝衣服的人们太需要美丽了。这本经常被错读为《大象电影》、《大家电影》、《大泉电影》的杂志,伴着美人封面和郭沫若题写的行书刊名,迅速热销全国。1979年5月,陈冲首次登上《大众电影》封面,相关文字说明是“上海电影制片厂青年演员陈冲”——直接刊登演员的生活照而非剧照,这是《大众电影》的首次吃螃蟹,当时俗称陈冲这种类型的照片为“美人头”。

    陈冲之后,刘晓庆、潘虹、斯琴高娃、张瑜、李秀明、史可等当时红极一时的女明星都成为《大众电影》上的“美人头”,曾引领了一代人的潮流风尚。

    顾盼再生辉这些年,封面男女“对半分”

    《大众电影》作为当年中国最有影响的电影杂志,谁要是上了封底或封面,一定是当时的红星。细数《大众电影》最钟爱的女星,首推刘晓庆。从1979年到1999年的20年间,刘晓庆先后9次上过封面或封底,成为那个年代的风云人物。刘晓庆曾对华西都市报记者很感慨地说:“那个年代,没有互联网,电视台的频道也很少,传播电影的各种信息,几乎全靠《大众电影》。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电影欣欣向荣,能上《大众电影》封面,那是很大的荣誉呢。”

    封面人物“阴盛阳衰”的状况在上世纪80年代非常明显,只有少数港台地区男演员登上过封面,如周润发、成龙、齐秦、尊龙等。1982年第5期,内地男演员张雁得了第二届金鸡奖影帝,这位戴着黑框眼镜的眯眼老爷子登上封面后,杂志发行量当期狂跌60多万册。

    不过,新改版的《大众电影》仿佛要打破女星主宰封面的传统,从1月起至今,新改版的杂志出到了第6期。改版首期封面以葛优打头阵,此后为倪妮、陈思诚、莱昂纳多、赵薇,最近一期的为“影帝”廖凡,男女比例“五五分成”。

    怎么改?

    副社长:纸张不是唯一介质

    近日,在万达提供的新改版的《大众电影》杂志简介资料中,记者看到,与以往的杂志不一样的是,改版后的《大众电影》设立了“速览”、“电影”、“人物”、“专题”、“生活”等版块,内容上也更贴近热点,显得年轻了一些。

    如今不再缺乏“钱”的《大众电影》杂志,能否重焕青春呢?昨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了《大众电影》新任副社长、北京万达电影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廖敏。

    廖敏信心满满地对记者表示:“今天纸媒面临巨大挑战。就我个人的理解,《大众电影》是一个传媒品牌,纸质出版仍然会是我们的重要产品形式,但不是唯一介质。万达集团与《大众电影》合作的初衷是,通过和影视产业链上下游的深入合作,打造品牌影响力。全新定位的‘大众电影’从内容定位到产品形式,都对团队提出了全新的要求,我们团队成员有的来自电影、时尚、财经等媒体,有的来自互联网的产品团队和营销团队。”

    怎么看?

    影评人:封面明星已无优势

    中国第一代明星摄影师周雁鸣,曾任《大众电影》杂志专职摄影师30多年。昨日上午,周雁鸣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万达参与创办《大众电影》挺好的,我作为老员工,对这本杂志近几年关注度和办刊质量下滑,感到痛心,换个班底来做,积极摸索,说不定能弄好。”

    著名影评人、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青年电影手册》主编程青松认为,不管是谁来主办这个杂志,纸质电影杂志的未来,都不容乐观,“用明星做封面,早已经被时尚杂志学去了,那些杂志找明星拍封面大片,比电影杂志的明星封面更精致,也更舍得花费成本。”

    在前不久的杂志改版发布会上,年轻电影人陈思成成为改版第一期封面人物。昨日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陈思成也说,“它早已经不再是一本单纯的娱乐刊物,而是记载了中国电影史的变迁,值得所有电影人回忆和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