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导航
《监听大国》:一本让中情局震怒的书
[ 发布时间:2014-03-13 17:36 来源:中国台湾网

    《监听大国》原书名的字面意思是“灰烬的遗产”,有“灰飞烟未灭”之意。作者通过采访中情局的高官,研究中情局的解密档案,把中情局历史上的各种无能和失误披露出来,可以帮助世人对中情局这个美国最神秘的政府机构有所了解。人们都知道苏联时期克格勃与中情局之间斗智斗勇、风花雪月的一些故事,但关于美国中情局的来龙去脉却知之甚少。可以说,全面记录中情局60 年历史的书,中文译本目前仅此一部。通过蒂姆·韦纳的书,读者可以更多地了解中情局的一些内幕和全貌。

    没有中情局并不等于说以前美国就没有情报和秘密特工行动或有关机构。中情局的前身是二战时期成立的美国战略情报局(OSS)。二战后的1947 年,由杜鲁门总统改组为中情局至今。著名小说《红岩》中提到的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简称中美合作所,就是1943 年中国国民党政府和美国军事情报机构合作建立的战时跨国情报特工机构。中美合作所为国民党政府培养了大批特务,其主任又是军统局头子戴笠和海军部情报署代表迈尔斯,因此必然沦为镇压中国人民的残暴工具和帮凶。美国著名汉学家费正清对此有这样的评论:“中美合作所确实曾经部署过骚扰日军后方的行动,并为美国海军的登陆做了准备。但中美合作所的弊端在于,当1945 年国共内战爆发时,它把美援全用在了国民党一边。这为中国共产党所深恶痛绝,并完全有正当理由把它看做是美国帝国主义的不义行为。

    中情局主要职责是为美国总统及其他高官搜集国外情报,其主要对象不是美国公民。对美国公民的监控,需要美国司法部授权方可。美国是一个所谓的“民主”国家,标榜公民对政府的运作有知情权,但美国中情局的内幕美国人很少知情。中情局的经费以及人员情况都是高度机密,所以美国国会对中情局的监管也很有限。中情局在国外的秘密行动,名义上必须由美国总统授权,但即使美国总统这种监控有效,中情局几乎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果说战时为了美国国家安全,有效打击对手,中情局还算是必要的原罪,而和平时中情局的罪恶就完全不可饶恕。

    印裔加拿大籍教授哈利·夏尔马说过,我们这个世界上的90% 灾难是由美国造成的。他的这个说法是不无道理的。其实美国在海外干的坏事相当一部分是由中情局的秘密行动造成的。美国政府在世界上大力标榜自己的民主政治,极力在第三世界国家推行所谓的民主化,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权主义。霸权主义的实质就是别国必须符合我美国的利益和意志,否则就通过公开或秘密的行动干掉你,或至少让你日子不好过。

    美国中情局在中美洲以秘密行动的方式,推翻了11 个民主投票选举出来的西方式民主政府,使资源丰富的中美洲内战不断、民不聊生。直到20 世纪80 年代,美国中情局贩卖毒品筹资,贩卖军火给伊朗,筹资支援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在尼加拉瓜境内外进行暗杀和破坏活动,让该国成千上万的人家破人亡。此时,中情局的暗箱操作才受到美国国会的调查,并立法限制中情局在海外的暗杀行动等。中情局策划了巴西1964 年的军事政变,推翻民选政府,导致军人执政至1958 年。20 世纪70 年代,中情局以反共的名义,推翻了有社会主义倾向的智利民选总统阿连德,导致皮诺切特政权的暴政,成千上万的智利左翼人士被杀。中情局为了暗杀敢于抗拒美国的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尝试了上百种暗杀手段,包括臭名昭著的“猪湾登陆”。卡斯特罗可以说是大难不死,这在本书中都有较为详细的记述。

    1954 年,中情局在中东与英国情报机构联合策划、导演了推翻伊朗摩萨台的民选政府,扶植巴列维国王的独裁政权,直到1978 年该政权被伊朗人民的伊斯兰革命推翻。这是当前美伊关系陷于僵局的主要历史背景。在20 世纪70 年代,中情局策划支持萨达姆的复兴党推翻伊拉克政府,萨达姆上台后,成为美国在中东的马前卒,他对内镇压异己,对外挑起对伊朗长达10 年的战争,成为美国打击伊朗的一个工具。两伊战争中,中情局对伊朗和伊拉克双方出卖军火,大发战争财,100 多万伊拉克和伊朗民众死于战火。最后,中情局又提供萨达姆有核武的假情报。美国政府根据这一假情报,在萨达姆已经愿意投降的情况下,出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美国政府打着从萨达姆独裁政权下解放伊拉克人民的幌子,为的是以伊拉克为突破口,然后西攻叙利亚,东攻伊朗,彻底消除其盟友及在中东的支点以色列的潜在威胁。如果不是美国在伊拉克遇到伊拉克人的强烈反抗,叙利亚、伊朗都可能陷于战火之中。如果美国在中东得手,布什“邪恶轴心”的下一个目标就在劫难逃。一个个解决了,剩下的就是中国了。美国就会支持中国的反叛分离势力,挑起对抗。如果与美国开战,美国就会纠集其已部署在周围的盟国等南北夹击。届时厄运就会降临。这一切,都因为美国深陷中东阿富汗,而暂时缓解。在亚洲,中情局更是没少干坏事。1965 年,中情局策动了印尼军事政变。苏哈托独裁政权在印尼执政30 年之久,1998 年在亚洲金融风暴中由中情局策动了他的下台。美国中情局于1965 年策动了柬埔寨朗诺政变,推翻了不肯与美国合作的西哈努克国王,导致柬埔寨这个祥和的佛教之国长期战乱不断、生灵涂炭。

    冷战时期,为了与苏联争霸,美国逢苏必反,中情局支持苏联支持的国家的反政府武装。从非洲今天的许多内战,分裂主义的战争中,都可以看到美国中情局的影子。20 世纪50 年代,中情局为了给中国政府制造麻烦,在美国西部训练西藏的叛乱分子,然后空投到西藏境内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打游击战,搞暗杀破坏。失败后,又策动叛乱分子,挟持达赖叛逃,在中情局的策动和支持下成立“流亡政府”。这些年来,中情局为了给达赖披上合法的外衣,让他得诺贝尔奖,让他到各国演讲,在欧美窜来窜去。达赖集团公开承认长期接受中情局资助,他们和许多敌对势力一样是中情局实施颠覆活动的工具。

    被美国政府称为恐怖组织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都是中情局当年策划扶持起来的。他们为了颠覆亲苏的阿富汗政权,于1979 年底开始武装训练拉登和他的组织,在阿富汗从事反政府活动。苏联1980 年出兵阿富汗,陷入一场无法获胜的战争,美国坐山观虎斗。但不知从何时起,“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却成了美国人的死对头。可见,没有永久的盟友,也没有永久的敌手,只有永恒的利益。